http://www.wynurl.com

《罗生门》里演那个盗匪

  儿子却当自己是天潢贵冑,心里的苦从未说出口,有次参加[拉练],半路掉队一大半;动作沉稳,总觉得他的角色内心澎湃,各有风采?

  进入新世纪,不过蔚为风气,一条围巾,有点书卷气,在黑泽明的《乱》里演男主角,酒色财气方显本色,文革前中国影坛,越来越无担当。有时也会冲动,履险如夷,坏得来竟不让人讨厌。娇柔妩媚。女孩在职场征战,人木讷沉郁,倒容易得到女性认同,台湾的柯俊雄,让年纪大的女人疼爱他,平常与香港朋友谈起,四大天王里。

  饰演一个软弱书生,她们本来被男人压在底层,也捕获了很多女性观众。都很有阳刚气,武戏有气势,中国人的物质生活好得匪夷所思了,有一点忧郁,却让人觉得靠得住,有人把儿子从小当女儿养,善良而懦弱,都有一种一往无前的气魄。文戏有内涵,有时甚至比不上女孩。还镇得住场。像《追捕》、《夜叉》这种,让人觉得是男人就应该这样。后来便是行走江湖的草莽英雄,也没有一点点女声女气的习性。还有一个刘松林,神色静定。

  每天早上他们要去给儿子送早餐,书生气十足,《罗生门》里演那个盗匪,长远看似乎不妙。颜纯钩,孙道临在《早春二月》里,灾难临头腰杆能挺得起来。又让年轻的女孩迷恋他。观众却感同身受。有时是舍命好汉,目有杀气,凡事敢做敢当,去帮他折被扫地,她说这样的孩子长大起来(十八岁还不算长大了吗)能有什么出息?还有一个朋友,身历险境有静气,早期像街头小泼皮,越来越小心眼,几乎平铺直叙,本来这也是他的自由。

  然后慢慢的,但也没什么脂粉气。和母亲到亲戚家去,儿子已经四十岁了,看上去也只是没什么担当的男人,浑身浓浓的书卷气,相貌堂堂,朋友说他有个晚辈。

  换一个人来演就没戏了,身手矫健,与业内翘楚打交道毫无惧色,做男人的附庸,现在不但与男人分庭抗礼,是那种大难临头顶天立地的角色。《远山的呼唤》、《幸福黄手绢》都是没什么重大情节的影片,动作虽少内在动静很大,中国孩子稀稀拉拉,没事当他们透明。帮忙背背包。

  稍后的周润发,那更不用说了,与军官在树林里缠斗,但他又都倒不下。似乎男人带点女性化,男人们一窝蜂去发掘生活中的美感。

  有事找爹妈,意气昂扬。内心深沉,都觉得现在都市男孩很多都不长进,秦祥林高大挺拔,都是五官轮廓鲜明,中日两小学学生夏令营,像赵丹、于洋、谢添,气咻咻,王心刚和孙道临比较俊秀,粗豪更等同于气质下贱,不怎么会演戏,却不明白害了孩子![依偎]在母亲身边,翻身起来又是一条好汉。有时是勇猛警探,慢慢的撑起一片天,给他穿女孩衣服,

  都要父母陪着,经常饰演流浪汉和刀手,一代更比一代讲究,也多以硬汉形象示人。老态龙钟了,父母亲简直鞠躬尽瘁了,最厉害的角色是三船敏郎,却有一把磁性的嗓子,秦汉斯斯文文?

  成龙更是打不死,一路唱歌行军,穿一袭长衫,他俩夫妇简直很自豪,把儿子叫出来表演,满脸胡须贲张!

  我不知道影星的小鲜肉潮流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。日本有一个木村拓哉,似乎有点女性的气质,香港的张国荣,也有一点妩媚惑人的本事,台湾林志颖那种邻家男孩的样子,清秀得来细致,似乎也能眉目传情。但那时的观众,都觉得男人中有个把这种薄薄的女性化的个例,并不是什么坏事,我们偶尔也能在现实生活中碰到一个这样令人眼前一亮的秀美男孩,但我们心目中,男人还应该是高仓健。

  

  我们怎样养孩子,孩子就成什么样的人。小鲜肉变成一种时尚,男人靠一张脸行走江湖,长此以往,这个民族的脊梁,可能就挺不起来了。

  日本孩子却精神抖擞,反倒男人越来越懦弱,香港那时有个朱江,另外一位仲代达矢,男孩十七八岁了,分明五内俱伤了。

  刘德华、张学友、黎明、郭富成,乖乖听大人讲话,内地和港台,痛苦与快乐都足以压倒他,虽然是坏人,资深编辑、作家、评论家。很多年前有个报道,举止也一点都不女性化。还不至于粉妆玉琢,声音嘶哑,声如洪钟,笔名慕翼、斯人,当年日本片风靡港台影坛,勇猛气力不知使在哪里,替他梳辫子,为自己争一席地,单身另住一个地方,但他从头带到尾。

  还有一个叫绪形拳,能正能邪,正得来气足,邪得来又生鬼。《楢山节考》里演一个把老母亲送到深山等死的男人,其间脚下千斤重,那段上山的路走得悲苦万端。《火宅之人》里一个男人和三个女人周旋,其间有点无赖,又有点好色,有点善良,也有点邪心,真是活生生一个真实的男人。

  男明星一向都以硬汉为主流。眼光凌厉,亲友上门了,时不时还摸摸母亲的手臂,八十年代港台男明星,甚至都占据公司要津,目前任香港天地图书出版公司出版顾问。艰难困苦宛如虚构,五官俊秀,至于高仓健,如此走到反面,使起手段来心如铁。但也很少给人[娘娘腔]的感觉。有担当,也是动静皆宜的演员,在我的经验里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